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

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

都说“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人们常常忽视了,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亲的重要角色和责任。

一代红星歌唱家李双江,在2013年,因为自己对二儿子的过度溺爱,让孩子李天一缺乏管教而被判了十年牢狱生活,而自己不曾关注的大儿子,却事业有成,孝顺有加。

成名后的李双江接受过多次采访,和现任妻子梦鸽也一起上过电视节目、同台演出,也曾带着儿子李天一一同演出。

在沸沸扬扬的李天一事件后,世人才知道,原来李双江,还有一个前妻,叫丁英,二人曾经育有一个儿子。

这也是他们首次被曝光在媒体前。

在新疆浩瀚的戈壁滩上,也曾有过一段痴狂的爱情。

到了繁华的北京后,却走向了分歧陌路。

图片[1]-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歌者无疆,行者有疆

1963年,李双江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分配到新疆军区文工团,开始了他的十年军旅艺术生涯。

问起为什么会选择去新疆,李双江说:“我们那个年代,当兵是很神圣的,从小憧憬军旅生活。加之毕业时学校提倡‘到边疆去,到艰苦的地方去’。自然,大学毕业就去了新疆。”

在新疆的10年生活中,前前后后经历了5年真正的战士生活。

图片[2]-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真挚的战友情意,火热的战斗生活,是他歌声的力量,是他感情的源泉,是他的“歌魂”!

李双江常骄傲地说:“我的歌从连队中来,又回到连队中去;我爱连队,连队爱我;我爱战士,战士也爱我。”

正像歌中所唱的“新疆是个好地方”,的确,新疆是个充满歌声和舞蹈的地方。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各族人民,能歌善舞,性格开朗,无论在何时何地,说唱就唱,说跳就跳。

新疆10多个民族的文化艺术哺育了他,陶冶了他,对他后来的声乐艺术影响巨大。

李双江经常说:“我是新疆部队的儿子,是新疆各族人民的儿子。新疆是我的源是我的本,如果没有新疆的10年,没有新疆各族人民的呵护,没有部队的培养,就没有李双江。”

也是在这里,李双江遇到了他的第一任妻子,丁英。

图片[3]-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一眼望不见边的青绿草原、蓝天如洗的晴朗碧空,鲜艳动人的是新疆秀丽的自然风景,也是李双江的心上人——丁英。

丁英年轻的时候也是名舞蹈演员,出落得水灵灵的,在新疆当地歌舞团工作。

虽然比李双江还要大上两岁,但温柔又大方,年龄便自然不是问题。

在那个艰难困苦的年代,大家都没有物质,精神上的互相给予,足以让两个年轻又互相欣赏的艺术人携手踏入婚姻的殿堂。

丁英第一次和李双江去家里见父母时,长辈便很是喜欢。

结婚之后,一个歌手,一个舞蹈演员,为了操持自己的事业,难免三天两头都聚不上,而且一个比一个忙,排练到深夜也是常有的事。

聚少离多的婚姻,是没法长久的。

为了家庭着想,丁英放弃了舞蹈演员的生涯,转而撑起她和李双江的小小一个家。

图片[4]-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而李双江感动于丁英的付出,下定决心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好让妻子不再受苦。

不同于现在的大名声,那个时候的李双江,还只是一个小歌手,没有独立演出的机会,只有跟着团里去演出。

每次有上台的机会,李双江便会拼命去尝试,原因无它,在音乐团的工资构成,主要就是来源于咖位和演出次数。

咖位决定了单场演出的价格,而当时没有成名代表作的李双江,只有靠演出次数来填补。

因为只有他挣得多,家里的生活才会好。

他以音乐为梦想,也以音乐养家。

丁英理解他,理解他的事业,理解他的苦心,所以操持家里,也是处处省吃俭用,不让李双江感觉到过重的负担。

图片[5]-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可惜时光是把无情的刀,在日复一日柴米油盐的磋磨中,那个年轻貌美的舞蹈演员丁英,逐渐变成了一个没有特点的家庭主妇。

60年代,二人有了大儿子,名叫李浩,小名浩浩(网上误传的‘李贺’)。

但这个时候的李双江,正是事业的上升期。

李双江面对家里的新增成员,自己的第一个大儿子,他并没有多的心力可以分给他。

图片[6]-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面对妻子丁英为家庭的无私付出,李双江又感动,又愧疚。

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丁英便是这样为李双江付出的,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奉献了自己的事业,对自己的全力支持,对这一切,李双江都记在心里。

愧疚的是,李双江挣得不多,才会让丁英时常为家计发愁。

李双江看在眼里,心知只有自己更加努力,多挣点钱,才能给妻子和儿子提供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图片[7]-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所以他愈发的在团里勤奋,给工作的时间越来越多,生活上、和家人的陪伴上,便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少。

1970年,勤奋的李双江得到了一个回北京发展工作的机会。

丁英知道,去北京的花费会很大,便没有跟着去。

歌者无疆,行者因为生活,留在了新疆。

此后一别两地,等遥遥归期。

图片[8]-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三人行,总是缺一人

没有父亲的家庭,对孩子来说影响是非常大的。

李双江没去北京时,也常会因为演出原因,一个周甚至大半个月不回家。

李双江在家创作的时候,李浩会去找父亲玩。

闲时李双江也愿意陪他玩,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再加上创作时很忌讳灵思泉涌被打扰,李双江也会觉得烦,便会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写完了再回来。

小小的李浩,并不懂得为什么自己去找父亲玩,会逼得父亲“离家出走”。

只能说,李双江对李浩,心里爱过,但行为上确实差很多。

图片[9]-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对李浩来说,虽然对父亲见得很少,也没有得到多少父爱,但儿子对父亲,特别是在幼时,是有一种天然的崇拜在里面的。

李浩曾经见过自己的父亲演出时的样子,意气风发,洪亮的歌声飘荡在风中,飘呀飘,飘到小孩子的心里,记了好久好久。

一曲演出完毕,台下掌声如雷,台上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很厉害。

李浩为有这样一个父亲,是切实感到骄傲的。

图片[10]-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而随着李双江到北京工作,和妻子丁英的交流内容也越来越少。

几千公里的距离,不仅隔开了两人的物理距离,还有接触的人和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道口子被拉得越来越大。

李双江到北京大半年了,李浩很是想念父亲。

不同于现在便捷通畅的视频电话,即使远隔千里,也能“相见”以解思念之情,从前的车马都很慢,邮件也慢,大半年里,忙于事业的李双江,和家里的沟通也很少。

李双江在北京的事业确实很忙,在北京,他正式迎来了自己的快速攀升期。

图片[11]-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受到领导器重,李双江还有了去北京春晚献唱的机会。

等到1972年,李双江正式转入了总政歌舞团,可以接妻子孩子来到北京了。

丁英不是北京人,面对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口音,也会感到无所适从。

可是这一切,忙于事业的李双江并没有注意到。

偶尔回家,也是匆匆,有时是拿点资料,有时是汇报一下自己近日的工作安排,总归是不会在家里待太久,让他们母子两好好照顾自己。

李浩问丁英爸爸去哪里了,丁英也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同一个答案,“爸爸工作很忙,上班去了。”

这个三口之家,父亲和丈夫的角色,却总是缺席着。

图片[12]-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1972年,丁英也随之转业到中央民族大学,在当时的艺术系舞蹈队教民间舞。

她的学生回忆时说,在1978——1982年期间,他们偶尔会去丁英老师家吃饭,当时只有丁英老师一个人带着浩浩,从没有看到过李双江老师。

图片[13]-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曾经年少心动,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

如今物是人非,兰因絮果,在生活的蹉跎中,在长久的冷漠中,感情慢慢走向消失的宿命。

父亲和母亲,是不互相喜欢的,这个认知,对小孩子来说,是很残忍的。

李浩不再缠着丁英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从初中开始,便开始学着帮母亲操持家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母亲分担。

母亲看到懂事的儿子总是会心软,所以尽管丁英对李双江的无情很是生气、愤恨,但为了孩子,丁英愿意继续维持这个家庭。

图片[14]-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可李双江却有了别的想法。

功成名就的李双江,不顾一切的和丁英提出了离婚。

李双江表示哪怕不要家产、不要儿子,也要和丁英离婚。

听上去像是丁英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但事实是,李双江觉得自己和丁英之间没有感情了,没有爱了,再待下去,两人互生嫌隙,待着也不自在。

图片[15]-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此后媒体报道,也都是以二人感情不合为理由,草率描述了这段婚姻的所有过往。

而对当事人来说,其中过经过脉是是非非,又岂是一句感情不合可以概括的?

这对丁英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看着李双江拟出来的离婚协议书,丁英泪流满面,自己在家好好的教儿子,儿子帅气懂事,不给谁丢人,照顾公婆也是尽心尽力,没落人半分口舌。

操持半生,容忍半生,最后自己的婚姻却落得个这么收场。

1981年,两人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孩子判给了丁英,不知是父亲没有争取过,还是法院的决定。

在李双江功成名就时,就此告别了在新疆的过往。

关于这段婚姻,李双江在各种采访中几乎从不提及。

而丁英母子此后也再没有回过新疆。

图片[16]-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唯有经历风雨,方知谁是依靠

二人离婚后,丁英独自带着李浩,在北京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对外曝光度极少。

李双江则继续在事业上奋斗,成为了大名人,也有过一些花边新闻报道、流言蜚语。

但总归是桥归桥、路归路,二人再无瓜葛。

离婚后,李双江也甚少探望过大儿子李浩。

没有父爱的李浩,并没有因此而堕落。

李浩学习好、脾气也好,在母亲的严格管教下,成长为一位有责任有担当的男子汉,宽容大度,为人低调谦逊,俨然是大多数家长眼中别人家的孩子。

李浩不仅很好的完成了学业,还得到了宝贵的机会出国深造,从国外留学回来后,李浩进了总政歌舞团。

进入单位后,没有同事知道李浩的父亲是非常有名气有声望的李双江,李浩也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靠着自己的努力,完成自己的人生。

图片[17]-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而在丁英眼里,李浩就是她的一切,为了孩子,她选择了终身未嫁。

1990年,李双江和自己的第二任妻子梦鸽在友谊宾馆结婚举行婚礼时,来了一个不被邀请的客人。

这场婚礼上,来的正是大儿子李浩。

李浩没有埋怨,也没有生气,只是祝父亲新婚快乐,还送了一份新婚礼物。

而在场的嘉宾中,有的甚至都不知道李双江有这么大个儿子。

我们无法得知李浩去送新婚礼物时,母亲丁英是什么样的心情,儿子看到自己的父亲即将组成新的家庭又是什么感受,在这场意外里,更尴尬的是梦鸽。

图片[18]-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梦鸽没有邀请李浩,但没想到李浩会自己来。

李双江笑着接下来李浩送的礼物,还亲自把儿子送走,这不是他对儿子的看重,只是不想李浩再在这里多待下去,甚至没有邀请儿子坐下来吃了饭再走。

相避之意,都摆在明面上了。

2013年,李天一出事入狱后,李双江和梦鸽都大病了一场。

李浩询问母亲,是否应该去照顾父亲。

图片[19]-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对丁英来说,梦鸽不是她和李双江婚姻的第三者,她没有理由去恨梦鸽,看到二人今日的局面,不免惋惜。而且她知道,在李浩心里,父亲的角色和重要位置,一直都在。

对于一个从未受过父爱的孩子,在父亲因为另一个孩子的事病倒之后,还能不计前嫌的去照顾父亲,这一切都是得益于这位宽仁善良的母亲,她在儿子面前一直夸前夫和前婆婆的优点,让李浩懂得感恩,还让他常去探望父亲和奶奶。

只要李双江一个电话,李浩就会出现在他眼前,若有什么活动或应酬,李浩也是一路保驾护航。

图片[20]-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李浩上门找到李双江的时候,李双江愧疚的老泪纵横。

在李浩的精心照料下,李双江和梦鸽逐渐振作起来。

2022年6月,李天一入狱第9年,本该退休的李双江,为了给小儿子留一个安稳的生活,穿着深色西装开商演,舐犊之情,闻者感之。

从前是悲是喜,种种过往,都在李浩两边照顾安抚的日常中,渐渐消磨。

50多岁的李浩,据说在总政歌舞团转入负责幕后的工作,具体工作不为人知,但他虽然未曾得到父爱,却无愧于父母,无愧自己,走出了属于自己的圆满道路。

直到今日,才能说,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图片[21]-李双江前妻气质惊人,大儿子也很帅气,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瑷珂憬転

 

但从早年流露出关于李双江前妻和长子的照片可以看出,丁英气质惊人,眉目间皆是柔情,李浩更是帅气,俨然遗传了父母优良的基因。

而且观其品行,可以知道李浩是一个被培养的十分出色的孩子,面对父亲长期的身份缺席,他也没有怨怼和不甘,是以自己的孝心和真诚,在认真的对待自己的长辈。

这样的美好,倘若不是作为母亲的丁英言传身教,也无法培养的如此出色。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2分享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