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文件曝光:支付散户19亿,掏空人人网的陈一舟、DCM及软银认怂

法庭文件曝光:支付散户19亿,掏空人人网的陈一舟、DCM及软银认怂

10月7日,美股上市公司人人网(NYSE:RENN)发布公告称,人人网创始人陈一舟(Joseph Chen)、赵克仁(David K. Chao)、风投机构DCM、软银、Oak Pacific Investment(OPI)等与原告Heng Ren Silk Road Investments LLC、OasisInvestments II Master Fund Ltd、Jodi Aram签署和解协议,和解金额不低于3亿美元(约合19亿元人民币)。如果和解协议得到法庭批准并生效,原告将撤销起诉,并由法庭指定的管理人根据协议分配和解基金。图片[1]-法庭文件曝光:支付散户19亿,掏空人人网的陈一舟、DCM及软银认怂-瑷珂憬転

当天,人人(NYSE:RENN)股价暴涨44%以上,股价达到25美元,目前市值6亿美元。和解基金总额占市值的50%。

这意味着,这场始于2018年夏的漫长官司以原告胜诉结束,虽然人人网创始人陈一舟等在和解协议中否认了原告全部指控,但其同意支付高达3亿美元和解金的举动无异于默认,陈一舟等人以及DCM、软银等投资机构低价掏空原人人网投资资产、掠夺中小股东的行为是一桩“不太光彩的交易”。

难怪和协协议披露后,就有当年买了人人网股票损失惨重的投资人在雪球社区吐槽说:“人人老板陈一舟没吃相、没人品已经不是两三年的事了。当初不少人都是因为看人人投资的雪球和SOFI才买的$人人(RENN)$ 。”

但是,这个和解协议来之不易。2018年夏,Heng Ren SilkRoad Investments为首的原告在纽约法院起诉陈一舟和软银等人和投资机构,原告及律师团队共提供了11.5万份文件,合计79万页,应被告要求,原告还出示了4700多份文件。最终,纽约法院于2021年5月24日下发查封令,查封陈一舟等人控制的Oak PacificInvestment(OPI)公司资产5.6亿美元;法院还禁止OPI未经允许处置任何资产,每月仅可支付不超过40万美元的日常业务经费。

正是在纽约法院的强力措施下,陈一舟及Oak PacificInvestment(OPI)被迫接受和解协议,向人人网的散户吐出了3亿美元赔偿。

根据和解协议,和解金额以以下三种计算方式中较大者为准:1)3亿美元;2)截至登记日前,人人股东持有的每份人人已发行ADS可获得 38.6866美元赔偿;3)截至登记日前,人人股东持有的每股人人网普通A类股可获得0.859701美元赔偿。

和解协议签署30天内,OPI将代表其他被告向和解基金支付2.885亿美元,另外为OPI提供服务的咨询公司道衡(Duff & Phelps)向和解基金支付1150万美元。

和解协议得到法庭批准并正式生效后,人人网将确定登记日,并通过发布Form 6-K向公众公布。截至登记日的人人网A类普通股和美国存托股股东,都将有资格从和解基金中获得补偿。不过,和解基金要扣除相关的管理费用、律师费以及其他税费,所以,最终人人网股民能拿到多少赔偿目前尚不清楚。

3年漫长的诉讼

纽约最高法院披露和解协议披露了这桩天价官司的来龙去脉:

2016年9月30日,人人网披露将成立家新的子公司,持有人人网的大部分投资组合。

2016年12月22日,人人网披露,董事会成立了一个由濮天若、史蒂夫·塔平和黄辉三名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审议拟议分拆子公司的提议,该子公司将持有人人的视频社交平台“我秀”,以及人人公司大部分对外投资。同时,人人董事会宣布收到一份非具约束力提议函, 拟购买SpinCo任何未在拟分拆中分配的股份。

重点是,该提议函由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一舟,董事兼首席运营官刘健和软银提交。陈一舟和软银是本公司的两个最大股东。

在提议函中,陈一舟和软银对子公司SpinCo扣除债务后的估值为5亿美元。

2016年12月30日,人人宣布聘请道衡(Duff & Phelps, LLC)和美迈斯律师事务所(O’Melveny& Myers LLP)为特委会的财务顾问。

2017年9月14日,人人成立子公司OakPacific Investment(OPI)承接人人网的投资业务。随后,人人网将其在44家公司中的投资权益剥离给OPI,其中包括最大的对外单一投资—消费金融公司SoFi的全部股份。

在此之前的2017年4月份,人人网在SoFi新一轮股权融资中出售了部分股份,收益9190万美元。

2018年4月30日,人人网宣布通过私募配售将人人公司在44家投资公司的股份剥离给OPI(Oak Pacific Investment),完成后,人人网不再持有OPI的任何股份。

2018年6月,该笔交易完成。人人网向股东发放了每份ADS9.1875美元、总额1.34亿美元的分红。

2018年7月19日,原告Heng Ren SilkRoad 与Oasis Investments在纽约就上述交易起诉陈一舟及其他高管。

2018年12月5日,原告Arama v. Chen亦对陈一舟等人发起诉讼。2019年初,两个官司被法官合并处理。

2019年3月7日,上述原告对陈一舟、赵克仁、软银、DCM、OPI和Duff&Phelps提出合并投诉,认为公司内部人士导致人人在本次交易中以被低估的价格转让其投资,使部分被告受益,损害了人人的利益。

2019年5月,陈一舟等被告就纽约法院“个人管辖权”等事由提出异议,经过2020年5月7日和5月11日两次激烈的开庭辩论后,怒曰法庭驳回被告异议。2020年6月22日和23日,陈一舟、软银和DCM等向纽约最高法院上诉庭提出上诉,要求推翻上述法院裁决。

2020年7月初,陈一舟、DCM和软银等提交反驳,否认原告指控及对原告和人人造成的损害。

接下来,原告Heng Ren Silk Road Investments及律师团队提供了11.5万份文件,合计79万页,还应被告要求,出示了4700多份文件。

2020年11月开始,被告与原告在一名退休联邦法官的主持下,进行庭外协调。2021年1月6日和7日的庭外协调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接下来数月双方继续协调。

2021年3月,原告基于新材料再次最新诉讼书,同时增加了针对软银等机构的起诉事项,起诉书称软银教唆并帮助陈一舟等人完成了贱卖资产的交易;2019年3月和10月,OPI及其子公司在SoFi股份交易中向SoFi及软银输送了利益。

2021年4月13日,原告向法院申请,为防止OPI转让SoFi股份或其他资产,对其实施临时禁止令或财产扣押。OPI对此提出反对。4月14日,法庭举行庭辩。

2021年5月14日,再次庭辩结束后,纽约法院发布扣押令,但驳回了临时禁止令。5月24日,法院发布扣押令,扣押OPI公司5.6亿美元的财产,且OPI未经法庭批准不得处置任何资产,每月营运支出不得超过40万美元。法院同时要求原告缴纳100万美元的保证金。

至此,对原告来说,胜算已经很大了。因为法庭同意扣押财产意味着,不出意外的话,最终判决结果将有利于原告。

OPI在5月27日向上诉庭发起上诉,希望驳回扣押令。可能意识到不会有结果之后,陈一舟和OPI等被告被迫选择与原告接触,以和解方式解决。最终,2021年7月7日,法庭准予原被告进行和解协议谈判。

经过3个月的协商后,原被告终于在10月7日达成和解协议。原告Heng Ren SilkRoad Investments的律师团队表示,和解协议符合原告及人人网股东的利益。陈一舟等被告的律师在达成协议后表示,原告没有被告所指控的任何不当行为,之所以愿意签署和解协议,只是为了避免旷日持久的诉讼带来的不确定性、成本负担以及分心。

被贱卖的SoFi估值150亿美元

这起长达3年的诉讼,最终以人人网中小投资机构和散户的胜利结束。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上市公司大股东利用优势地位侵犯二级市场投资人权益的事件都不罕见,只不过,这次人人网陈一舟等人在美国遭遇了较真的投资人和较真的法律,最终只能乖乖吐出一部分吃到嘴里的肉。

陈一舟等人当年剥离出去的44家投资公司的真实估值到底有多少,恐怕没有人能算得清。有人人网投资人曾列了一个人人网对外投资的主要清单,其中,SoFi和雪球是两笔最大的投资。

其中人人网持有雪球20%的股份。2020年,雪球完成1.2亿美元E轮融资,估值大约为10亿美元。按此计算,人人网曾经持有的雪球股份价值接近2亿美元。

另外,人人网曾持有美国消费金融独角兽SoFi 大约13%的股份,SoFi 今年6月份上市,目前市值150亿美元,这部分市值至少15亿美元。

仅这两家公司的股份市值就达到17亿美元。陈一舟等人当初仅用5亿美元就将包括这2家公司在内的44家公司权益买走。

不光彩的幕后风投

再来说说参与到这起不光彩交易中的几个角色,陈一舟就不用说了,在雪球社区,人人网下有投资人对陈一舟最直击灵魂的拷问就是:“多少人曾经被陈一舟抢劫”。

软银也不用说了,这家孙正义主导的阔气金主身影几乎出现在中国绝大部分大型互联网独角兽公司股东名单上。但是,此次,软银联合公司创始人掠夺散户的行径确实丧失基本的商业道德了。

另一家投资机构是DCM。这家公司创始人是新浪网创始人之一、台湾人林欣禾。DCM在国内投资了不少互联网公司,比较知名的有58同城、唯品会、当当网、前程无忧、人人网、易车网、豌豆荚等。据说,唯品会是DCM的成名作,为其带来了10亿美元回报。

DCM的另一个成功投资是快手。2014年6月,DCM领投了快手B轮融资。到去年快手上市,市值最高达到1790亿美元,DCM占快手7.6%的股份,账面收益超过135亿美元。

当然,好景不常。快手上市后一路狂跌,目前已经下跌了80%,DCM的收益也跌到了34亿美元。100亿美元被蒸发了。

DCM在业内名气不小,但它被普通人所熟知,还是今年8月16日晚,一则 “DCM董事总经理魏萌去世”的新闻突然出现在各大新闻头条。据媒体报道,魏萌为DCM投资机构的董事总经理,年仅32岁,在上一门所谓的“心灵探索”课程时突然离世,而后有人对媒体爆料称,该课程为学费昂贵的洗脑性质的PUA课程。

这一次,因为联合收割人人网散户的官司,DCM和陈一舟、软银又一次登上了热门新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8 分享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